久違了,巴拉奧納咖啡!

上午7:43 黑老闆 1 Comments


  第一次聽到多明尼加巴拉奧納(Barahona)咖啡豆是正猶豫要不要創立黑鑲金的蒙昧時期,當時揣著日本咖啡教父田口護那本有「咖啡聖經」美譽的《咖啡大全》追問曾董有沒有進口田口桑書中提及的這款咖啡豆?當時曾董有幾十袋的巴拉奧納AA咖啡豆,特別把手邊烘好十來天的豆子現沖給我品嚐,即使當時還不善飲,仍被撲鼻的果香,以及清爽口感還保有醇厚度而大讚「好喝耶!」說真的,當時的我腦中還沒有吸收太多有關咖啡的形容詞,甚且不是咖啡商人,直白的讚語反而是最反射、未經矯飾的感受。

 

後來踏上咖啡經營之路,卻與巴拉奧納咖啡豆僅有那麼一面之緣,除了因為巴拉奧納是多明尼加最負盛名的咖啡產區,曾董搶不贏那些國際級豆商外,還有一個原因是往加勒比海地區最高海拔產區哈拉巴科阿(Jarabacoa,位於大安地列斯群島、多明尼加最高的中央山脈)尋豆去,而冷落了巴拉奧納咖啡豆。

 

最近,曾董2020最新一批多明尼加咖啡豆到埠,多國咖啡協會(CODOCAFE)前任主席Mr. Husen硬塞了幾十袋的巴拉奧納精品咖啡豆給咱們品乓,據說是因為咱們台灣防疫有成,無論是人民的社交旅遊,還是經濟活動仍充滿活力,令國際目前正處於商業停滯、景氣低瀰的各產業廠商艷羨不已,所以過去搶都不到的巴拉奧納咖啡豆終於再次踏上美麗寶島,也讓我重新了解這個大家評為多明尼加最棒產區到底有何魅力。

 

  巴拉奧納省(產區)位於伊斯帕尼奧拉島(海地與多明尼加兩國分佔)東南部的巴拉奧納半島,塞拉利昂德巴霍魯科山脈(Sierra de Bahoruco)橫亙其間,是白堊紀時期板塊碰撞,造成斷層擠壓推升形成的的火層岩地形,還有推升前海底鈣質沉積層覆蓋,土壤富含礦物質等養分,所以森林茂密,生態豐富,Monumento Natural Miguel Domingo Fuerte自然保護區就設在這個地區,也意味著其周邊農業受多國農業部嚴密監管。

 

  多明尼加素有「加勒比海風撫摸的天堂」美稱,正位於大西洋信風的迎風面,當風面被巴拉奧納半島阻擋,造成巴拉奧納降水豐沛,山區水氣旺盛,冬夏、日夜溫差極大,山嵐提供咖啡樹最佳遮蔭效果,使得咖啡果(咖啡櫻桃)能夠緩慢熟成,從而獲得高質量的咖啡豆,這也是巴拉奧納咖啡豆酸苦平衡,香氣濃郁,被公認其絕佳風味與牙買加藍山咖啡最為相似的主因。

 

  據Mr. Husen的介紹,這次提供給曾董試喝的巴拉奧納咖啡豆是位在Monumento Natural Miguel Domingo Fuerte自然保護區西側、海拔9001100公尺的Los LiriosPolo之間山麓所產的Caturra咖啡豆,皆是當地世代耕種咖啡的小農,經該協會輔導精緻栽種、小批量採摘精製,再組成共同合作社由協會推廣行銷,是該國目前極力推動的產銷合作方案,值得咱們好好品嚐以鼓勵他們的用心。

 

 


You Might Also Like

1 則留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