午夜。崁仔頂

上午5:24 黑老闆 0 Comments


久聞基隆崁仔頂魚市的大名,只是始終被瞌睡蟲阻擋在外,至今仍未能親臨現場。前些時候與服役時的老戰友小智(現在要恭恭敬敬叫他一聲「小智哥」才行)聯繫上,聽聞這位法律系高材生竟然跨界改當賣魚郎,每天晨起皆專程至崁仔頂批新鮮魚貨,決定當他的跟屁蟲一探究竟。

  


   
  午夜一點的鐘聲剛落,我已經按小智哥的指示在孝二路邊停好車靜待他帶我去觀落陰……,不,是參觀崁仔頂。話說平時想在基隆市區找個地方停車真是一位難求,但午夜的港都恍若另一個世界,魚販們很有默契的挨著紅線停,誰也不擋著誰,中間瞥見一部警車閃著警燈緩緩繞巡,既不取締也不驅離,警民相安無事,挺體恤小老百姓半夜出門討生活不易,意外讓我見識到國泰民安的昇平景象。



   
  在小智哥的招喚下我亦步亦趨的跟著他走進崁仔頂,聽他說今天是週間魚貨較少的一天,可能看不到什麼東西,我東張西望的確跟想像中人聲鼎沸的畫面是有很大的落差,心中正感失望之際,愈往裡走就愈吵雜,踅進孝一路……哇!眼前是人馬雜沓,叫賣聲震天響,拉貨補貨的小發財、鐵牛車塞在魚市內,熱鬧的景象真是令人震憾。


  
  上次和小智哥敘舊時,提起生意聽他口氣頗為含蓄,心想他一個讀法律的書生跨界賣魚,生意應該一般般而已,沒承想跟著熟門熟路的他穿梭在行口間儼然是買魚一哥,行口「糶(音同跳)手」見到他紛紛打招呼、套交情;看著他偶爾停下來喇賽順手掐一掐魚貨就走人,有時候眼睛斜都不斜應兩聲過門不入,好奇的問他是不是只跟固定的行口交易?沒想到他卻回說:「這整個魚市,哪個行口進什麼貨色、買家誰要挑什麼貨色大家都心知肚明。我這個人很挑,只賣等級高的魚,除了少部分只有進口才有的魚貨外,我主要都是挑捕釣『現流』的本港貨,至於國內外養殖的我買得比較少。」我聽完馬上暗記下來,待隨後通知親友們去找他買好魚囉!


  
  既然來了我也狐假虎威的跟著小智哥擠進行口看他們怎麼喊價,說真的,真是開了眼界,買魚賣魚其實就是比眼力、比喊價,一批批魚貨值不值這個價錢、進貨後賣不賣得動,真的是得憑經驗,幾分鐘就定生死。我看小智哥談笑用兵,手腕靈活,真是被魚市場耽誤的演技派巨星,糶手被壓制的服服貼貼,被殺了價還帶著笑;小智哥睥睨群雄,顧盼神飛,那真是一整個霸氣!加上他高大挺拔、濃眉大眼,頗有當年西楚霸王項羽的模樣,難怪行口的人對我都蠻和善的,哈哈!



  他邊找貨邊跟我分享:當年突發奇想隻身北漂賣魚,一開始都靜靜的觀察人家怎麼拍賣、怎麼出價,看出一點心得後慢慢才敢喊價,坦白說買錯貨、買錯價也沒少過,繳了不少「學費」但總抱持著做中學、不是賺到就是學到,從來沒被嚇到收手;正式出道前躲在家裡自己練殺魚,練到快狠準才敢出來開業,那段日子光是吃自己殺的魚都吃到怕,箇中甘苦只有自己去感受。
  


  我跟著小智哥轉悠了兩個小時,真的很新奇,體會了不少也學了不少。人哪~(證嚴法師上身)不要只看人吃肉沒看人挨揍,魚販為了搶到好貨色,飲食作息顛倒,很難擁有正常的家居生活,也把身子搞壞了,掙的都是辛苦錢,加上什麼都是現金交易,即使小智哥當天進的魚貨不多仍得先押上個六萬八萬的,資金風險真的很大,一不小心就血本無歸,所以買賣之間可不是低買高賣那麼簡單,貴有貴的理由、平有平的學問,眉角甚多,消費者不要自做聰明,自以為省了荷包,實則買到劣貨,甚至吃壞了肚子,那可就因小失大了。 



後記:
  三天後早上七點多我無預警登門拜訪「康寧一41——內湖康寧路一段41號小智哥的攤位,厚厚!果然是「顏值擔當」靠姿色吃飯的,別誤會,我說的顏值指的不是小智哥,我指的是檯面上的魚貨,個個嬌鮮欲滴,賣相甚美!而且我有發現這些魚貨都不是那天凌晨我陪他買的那些魚,顯然當天批回來的魚已經售罄,賣況極佳。現場幾位熟客一次都挑好幾條魚,小智哥很機靈會算便宜些,還熱心的詢問打算何時吃、想怎麼料理,再幫忙近一步細部處理好,而且用他秘密武器「真空包裝機」逐一包裝好,交到客人手上時還會一再叮嚀要怎麼保存,我說難怪他生意好,這麼認真貼心好口碑當然就傳開了。冰友啊!五贏(有空)卡捧場一下嘿~!!
 



【小智哥鮮魚攤】
台北市內湖區康寧路一段41號。週一公休哦~

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: